中國婦女報 :十方村 跟著時代浪潮一路向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婦女報   作者:   時間:2018-11-13   瀏覽量:446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歡呼雀躍慶祝“自己有地了”,到開煤礦掙大錢,再到土地流轉規模種植,治理環境建新村,幾十年變革的洪流中,冀南平原上的這個普通村莊,在當了18年村支書的于立英眼里,就像一條小溪流,跟隨著時代的節拍向前流淌,也映照著鄉村蝶變的身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者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40年,農村改革波瀾壯闊,農業農村的變化翻天覆地。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農村改革持續發力,農村社會生產力獲得極大的解放和發展,農業現代化水平大幅躍升,農村土地制度、集體產權制度、農業支持保護制度等不斷創新和完善,城鄉發展一體化邁出重大步伐,農村民生實現根本改善,農民的錢袋子鼓了,農村環境美了,文化生活豐富了,人的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,鄉村大地呈現蓬勃的生機和活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年巨變,作為農業農村的“半邊天”,農村婦女既是改革成果的分享者,也是投身改革的創造者,同時也是改革時代的見證者。在土地改革進程中,她們的權益保障不斷得以落實;在創業創新大潮和脫貧攻堅戰中,她們以勤勞的雙手和敢想敢干的精神,分享了致富的累累果實;在農業現代化發展中,她們的勞動強度得以減輕,技能、素質得以提高,實現了多元化就業;在農村多項改革的實施和性別平等事業的推進中,她們以主人翁的姿態,積極參政議政,地位不斷提升;在鄉風文明建設中,她們學文化,展才華,扮美家園,點亮生活,精神面貌大變樣;在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中,她們積極行動,向著農業更強、農村更美、農民更富的目標再出發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切,深深印記在農村婦女的腦海中,鐫刻在她們與改革同行的40年風雨路途中。從本期開始,讓我們傾聽她們的講述,記錄鄉村40年的巨變,展現農村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于二00九年的牌坊。(攝于二0一七年六月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0一五年建設的溫室蔬菜大棚 。 (攝于二0一六年一月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 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 周麗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秋的冀南平原,呈現出一片片黃褐色的土地。玉米、花生等農作物已經顆粒歸倉了,平整的田野開始進入又一輪“生命的孕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忙碌的秋收過后,邢臺市內丘縣大孟鎮十方村十分平靜。于立英騎著電動車趕到村委會后,幾個婦女趕過來咨詢事情。原來村里去年開始實行煤改氣、煤改電,有家企業贊助了100多臺電暖氣,老百姓們想了解一下分配情況。說話不緊不慢的于立英,解釋著事情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立英嫁到十方村38年,當村支書也近18年了。歲月流淌,村莊的騰轉挪移、新舊更替,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:分地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公公婆婆家在村里是個很不錯的家庭,男人大多在外邊吃商品糧,有當公社干部的,有當教師的,也有當工人的。”于立英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0年,于立英嫁到十方村時,生產隊里還沒有實行聯產責任制,社員們還要出集體工。于立英和老婆婆、婆婆、大小姑子組成了一支“娘子軍”,每天要下地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時候,鋤地、收割等等農活兒,都是生產隊安排。一敲鐘,大家都往地里去。出工記工分,記得那時候摘棉花1斤兩個工分。”于立英回憶說,當年,村民家都不富裕,“婆婆家屬于好的,但中午也吃玉米窩窩頭兒,不敢做白面饃饃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秋,當地開始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。對那時“分地”的情景,于立英仍然記憶猶新。“那些天,田野里人像趕集一樣。一個生產隊的人都集合到地邊,抓大鬮、再抓小鬮,用玉米稈子丈量、分地……村里人都歡呼雀躍地慶祝‘自己有地了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,農戶生產的積極性高漲,第一年平均產量就比人民公社時期增加了幾百斤。“秋天里,一大包一大包的棉花,白茫茫地堆成了小山,我們就趕著騾子車去糧站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兩年,于立英家花了8500元買了一臺拖拉機,接著,爺爺那里又買了一臺12寸的索尼電視機。“記得那時播放電視劇《霍元甲》,鄰居們吃了飯就趕過來看,我家成了據點,可熱鬧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:開礦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正改變光景,是改革開放后鼓勵‘三產’。”于立英說,1993年,在村子附近一家國營煤礦工作的七八個人,開始合伙兒在村子邊上開小煤礦,1萬元就屬于大股東。村里人也拿出手頭多余的錢入股,“我家入了2000元,到年底分500元。后來一年比一年分得稍多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邊上有了煤礦,流動人口漸漸多起來,腦筋活絡的于立英也嘗試著做起生意。她家拿出1萬多元,又和親戚借點錢,在村邊上蓋起了第一個飯店,“4個屋,找了個廚師,雇了兩個服務員就開張了。礦上的人都跑去吃,2元一大碗面,2元一大盤水餃,生意可紅火了。” 于立英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前日子過得緊巴時,于立英的丈夫愛記賬,1毛錢也記,后來隨著收入增多,他的這愛好也消失了。“那兩年掙錢可容易了。那時候興喝豪門啤酒,一瓶進價2元,我賣2元5角。有一年積攢下來的啤酒瓶就賣了6300元,換了一臺八菱摩托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4年于立英被推選為村婦代會主任。“我每天騎著摩托車風風火火進進出出,村里的事兒、家里的活兒、飯店的采買,我啥都不耽誤。一天忙忙碌碌,很晚才能回去休息。”于立英回憶,1993年到1998年,十方村周圍出現了十幾家小煤礦,“靠山吃山,那時掙的錢用麻袋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在1998年,村里用上了聯合收割機,小麥、玉米,再也不用刀割手掰。機械化把人們從土地里解放出來,村里的勞力也都到礦上做工了。生活水平明顯提高,人均收入達到了1000元,不僅實現了“樓上樓下,電燈電話”,吉普車、大卡車也開始在路上穿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世紀:天藍水清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煤礦的開采給人們帶來更多的收益,但也帶來了生態環保問題。因為無序、過度開采,當地許多村民的房屋陸續出現開裂、下沉,群眾集合起來堵企業的大門,到上級政府部門上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已是進入新世紀后的事了,于立英已當選為十方村村委會主任和村支部書記。為盡快解決問題和穩定群眾情緒,于立英一方面挨家挨戶做工作,一方面找企業、跑政府部門。在政府大力支持下,十方村完成了100多戶群眾的危房搬遷。與此同時,新村建設也順利推進。如今的十方村規劃整齊,主街巷都進行了硬化、綠化和美化,還建成了村文化娛樂廣場、醫療合作室、綜合便民服務大院、村級敬老院及村牌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是農民,土地還是我們的根本。”于立英告訴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,這些年,村“兩委”班子帶領村民恢復平整土地300畝。群眾在平整后的土地上種莊稼,搞養殖,每年每畝可增加收入300元。為壯大集體經濟,村里還平整了500畝荒灘地,以30年33萬元的價格承包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,村“兩委”引導農民先后成立了兩個專業合作社,大力發展種養業,其中,金銀花種植50余畝,花生種植2000余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兩年,村“兩委”又鼓勵、引導村民流轉土地,規模種植藥材和牡丹。“經濟作物比農作物收入高。另外,規模種植有利于成片作業,可以釋放出更多的勞動力去城鎮打工。”于立英對記者說,“你看村里都沒閑人,除了上歲數的在家帶孩子,好多年輕媳婦兒都到北京做家政服務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幾年整頓,到2015年,十方村境內和周邊的小煤窯已全部關停。如今,十方村的天更藍了,水更清了,村民們更加安居樂業。在幾十年變革的洪流中,十方村就像一條小溪流,跟隨著時代的節拍向前流淌,也映照著時代蝶變的身影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11月10日 《中國婦女報》 4版